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rss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名著 > 中国古典 >

他用十年时间把全世界98%的古典音乐带到中国

发布时间:2018-01-21 05:41 所属栏目: 中国古典 来源于:未知 点击数:

  2007年,余赫决定做一家跟古典音乐相关的互联网音乐公司时,身边朋友说,这简直是“作死”。

  “十年前还是盗版满天下的时候。我做的库客音乐,确实集合了所有作死的条件:古典音乐,在线收听,付费,而且还是正版。”回想起库客音乐所经历的十年,余赫感慨,他们最大的功劳就是“活了下来”,“在互联网运营经典音乐的其他小公司,这十年基本都消失得差不多了。”

  “你听说过库客吗?”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余赫先问。还没等到答案,他直白地说,“大多数人是不知道库客的。”

  但很多人享受过库客提供的音乐内容。当你走进大悦城等商业场所,耳畔回响的古典音乐,全部来自库客。

  在全国406所大学及275家公立图书馆里,你也能享受库客提供的线上音乐图书馆服务。包括北大、清华、复旦等高校乃至国家图书馆等机构,都是库客音乐的庞大消费群体。“十年间,中国80%以上的985、211院校,都在使用我们的服务。”余赫说。

  2017年12月8日,余赫为库客音乐十周年办了一场庆典。北大、清华、复旦等高校以及国家图书馆、首都图书馆的老师,作曲家、音乐家们都到场祝贺。余赫在现场发布了库客的两款产品:KUKEY智能古筝及KUKE智能音箱,标志着库客音乐与科技融合的未来市场。

  跨过十年的路口,余赫终于可以证明,古典音乐这门小众生意,在互联网上可以做得风生水起。

  如果说库客音乐是引领古典音乐拥抱互联网的先行者,十年后的今天,只要你想聆听古典音乐,许多平台都在互联网上提供最优质的内容。

  早在2011年12月,国家大剧院官方网站就上线了古典音乐频道。这个频道从音乐现场、音乐导赏、音乐商店等多个板块切入,如果你关注某一场音乐会,就能直接从官网上收听到当晚音乐会的曲目。仅去年,国家大剧院官网就完成了20场直播,在线观看人数超过千万。

  而作为国内视频巨头的腾讯,也在其Live Music频道里设置“古典音乐汇”。2017年12月25日荷兰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的圣诞早晨音乐会、2018年的德国新年电影音乐会,都是腾讯Live Music在新年期间的重磅直播。

  “跟库客一起折腾古典音乐的公司、机构,真的很多。”余赫回想这十年,无数次做不下去,想放弃。但2015年之后,他明显发现,技术革新对音乐产业来说是另一种推动力。作为音乐行业的小众分支,古典音乐市场依然能随着技术革命一起腾飞。

  “古典音乐在全世界都开启了新的模式。”余赫说,库客引进了维也纳国家歌剧院高清现场,与世界顶级的剧院和音乐厅合作,呈现全球化的古典艺术直播平台。他发现,像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这样的机构除了做线上直播,还有VR模式。也就是说,无论你住在世界哪个角落,都能依靠高科技的三维动态视景,沉浸到最清晰直观的歌剧现场。

  “库客音乐能存活的前提,一是只做正版,二是做古典音乐。”当初被视为死路一条的狭窄方向,余赫今天再来看,倒是一条缓慢而稳定的存活之路,“跟物种灭绝也有关系吧,哺乳类能活下来的前提是,它本身并不大。”

  从2007年起,库客就与全球最畅销的三大古典品牌之一拿索斯(Naxos)合作,拿索斯提供的200万首古典曲目,让库客成为庞大的古典音乐版权平台。

  “我们的数据库够大,版权库足够大。像拿索斯提供的音乐,从中世纪开始一直到20世纪的音乐,甚至上个月最新发行的古典音乐作品,我们都在收录。”余赫说,库客依托拿索斯、Countdown、ARC等音乐版权的引进,同时搭载科技、网络等多种载体,能在高雅艺术、文化等领域开拓出一个全新的方向,“库客音乐是将来唯一能国际化的公司,古典音乐的特性就是没有地域区分,我们国际化操作的空间更大。”

  余赫出身于古典音乐世家。他的外祖父是作曲家、原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丁善德,兄长是著名指挥家余隆,被《纽约时报》称为“中国的卡拉扬”。

  从小学贝斯的余赫,跟28岁就指挥德国汉堡交响乐团的余隆相比,走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职业道路。

  “低音贝斯这个专业,混到头了,最多就是乐团首席,就是我哥的一个穷亲戚。”从小学音乐的经历,对余赫的影响显而易见,“贝斯影响了我性格。它是乐队最重要乐器之一,低音贝斯很少被指挥挑剔,参与而不负责。低音贝斯最不受重视,在总谱的最后一行,只拉那么几下,但拉起来比大提琴还累。”

  “库客想做的就是古典音乐界的低音贝斯,变成古典音乐的根音。”余赫认为,一个公司的性格和创始人的性格有很强的关联,“如果说腾讯是互联网的水和电,那么库客愿意为古典音乐的商业化、大众普及化做一些基础服务。”

  2017年是拿索斯30周年,这家唱片公司的成功在于,让乐迷花最少的钱,听到完整而浩瀚的曲目。只要每月付费,乐迷就能无限收听拿索斯的几百万首曲目,跟传统唱片相比,拿索斯的唯一区别就是在线收听。这也是互联网时代的大势所趋。

  早年,余赫到中国各大高校推广库客的音乐图书馆,很多大学都会疑惑,“这些学校都说,我是理工学院、我是化学学院、我是海洋学院、我是医学院我为什么需要音乐图书馆?”经过十年古典音乐的普及,他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清华大学对古典音乐图书馆的使用量超过了北京大学,理工类大学对古典音乐的热爱超过了文科类、综合类大学。

  “现在,音乐图书馆已经成了大学里的标配。”余赫说,在世界范围内,大学和公共图书馆不太可能买流行音乐的数据库,古典音乐内容恰能填补空白,提高学生艺术鉴赏力。

  当拿索斯为无数国际名校搭建起庞大的音乐图书馆,库客也为中国数百家公共图书馆及高校提供相同的古典音乐资源。今天的库客音乐,已与国外700多家唱片公司建立长期战略性合作关系,拥有世界上近98%的古典音乐版权。

  “库客代表了古典音乐教育的未来。”乐评人刘雪枫说。余赫则收到很多反馈,许多理科专业的学生,因为大学时期热爱古典音乐,毕业后投身古典音乐行业。他相信,公共图书馆及高校的音乐图书馆,会影响一代人的古典音乐素养。

  库客每隔一两年推出的智能乐器,则是更深入的音乐普及。“拿KUKEY智能钢琴来说,它能够判断出任何一个学生的指法、力度是否正确,陪你解决所有问题。我们的目标不是培养一名钢琴家,而是提供一个非常标准化的音乐普及教育。”除了引进世界音乐版权,库客还与上海音乐出版社合作,采集中国55个少数民族的原生态音乐,录制成唱片,留存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从创立时的几个人,到现在一百多人,库客证明了古典音乐在互联网时代仍然能做成一门不错的生意。

  “如果没有互联网变革,我就算能开30个唱片店,也形成不了格局。”在实体唱片衰落的时代,余赫看到的是,古典音乐正卸下过去严肃、刻板的印象,人们借助互联网接触古典音乐的门槛正在不断降低。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