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rss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小说 > 军事历史 >

美军历史五大军事败笔!对中国只是情报失败?

发布时间:2017-12-26 11:21 所属栏目: 军事历史 来源于:未知 点击数: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2014年10月23日发表了美国帕特森外交和国际商业学院副教授罗伯特·法利撰写的文章,题为《美军历史上五大灾难性败笔》的文章称,美国军事历史上最大的失败有哪些?它们又对美国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此文在2017年6月15日应读者要求再次刊登在美国《国家利益》网站上!当然,由原作者本人进行了丰富和修改,但基本判断保持不变。

  我们一起通过美国外交学助理教授的文字,来理解美国人对这些历史上失败的感触,可有一丝悔意呢?

  美国的军事失败无疑影响了国家的战略地位,但还没有从根本上削弱国家的整体实力。美国从击鼓行动、安蒂特姆河解散伊拉克军队和朝鲜战败中快速恢复。然而一个伟大的国家并不仅仅依靠战场上的那些简单的胜仗而成就其威名的,靠的是国家力量的坚持。然而,下面这本可避免的五大军事败笔却给美国人在生命、财富和时间造成惨痛损失。

  许多国家不会忘记他们在历史上的军事失败,这和享受回味战场上的胜利一样,久久不能忘怀,甚至有时候对军事失败的回味时间更长。美利坚合众国自成立以来,战场上经历过的战事众多,胜败时有发生,虽然胜败乃兵家尝试,但美军历史上的那五次重大败笔是什么,他们对美国有什么影响?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将致力于讨论特定的作战和战略决策,而不谈那些可能导致美国卷入欠考虑冲突的更宽泛的、宏大的战略判断。美国很有可能在政治上错误参与了1812年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越南战争和伊拉克自由行动,但在这里我讨论的是那些恶化了美国的军事和战略地位的具体败笔。

  1812年战争一开始,美国军队主动攻打上加拿大和下加拿大。美国人以为会轻松取胜,而当时关于加拿大是大英帝国“软肋”的看法一度在美国政界盛行。美国文职领导人和军方将领都以为加拿大会立刻投降。

  然而,美国人不仅高估了加拿大人对他们的支持,也高估了自己的军事实力,却唯独低估了英国人的能力。美国不仅没能轻松取胜,相反,英国人再一次给美国一次毁灭性打击。

  当时美国军队(装备上与今天的摩步化武装分子相似),准备三路进攻加拿大。但是他们没有同时发动进攻,而且不能互相呼应。美国军队当时缺乏与职业陆军作战的经验,后勤保障短缺,这限制了他们集中兵力攻击英军软肋的能力。

  美国军队当时也缺乏应对英军迅速反击的后备方案,而且当时美国指挥官(包括领导者,革命战争的老兵,密歇根总督威廉•赫尔将军领导)丝毫没有作战热情,没有人显示出愿意为获胜而冒险的意愿,毫无士气。

  这次战役成为灾难是在8月的底特律之战后变得真正明显,一支由英军和印第安人的联合部队前后夹击威廉赫尔的部队,虽然威廉率领的部队人数占优,却最终投降。

  由于没有足够的后勤支援的保障深入的孤军,英军才没有继续扩展战果,只不过攻占并焚毁了美国多处战斗前哨而已。另外两路的美军部队也未能推进多远。虽然后来美国部队赢得了几次重大胜利,夺回了边界处的阵地,反再也没能威胁到英属加拿大。

  这次进攻的失败打碎了美国人的迷梦,他们本以为会轻松取胜,且获利丰厚,谁知进攻战最终却变成了一场防御战。此役打碎了一些美国人的内心憧憬,即建立一个完全由美国主宰的北美。英国得以继续维持在北美大陆的地盘,最终使得加拿大脱离了华盛顿的控制。

  1862年9月,罗伯特·E·李率北弗吉尼亚军团挺进马里兰州。李的目的是要利用寻找粮食的机会,支持在马里兰州的起义,并在可能的情况下重创北方联军。然而,很不幸,有关李战场部署的情报落入乔治·麦克莱伦将军手中,麦克莱伦调集了兵力雄厚的波托马克军团进行截击。当时的林肯总统认为这是摧毁或者重创罗伯特·E·李的机会。

  安提塔姆之战双方伤亡2.2万人,使之成为美国历史上最血腥的一场战役。美军虽然备兵力优势、了解敌情且地形有利,但麦克莱伦还是未能击垮南方邦联军。

  李将军的部队能够秩序井然地撤退,虽遭受较多伤亡,但其仍保持了完整建制,并安全撤回到南方邦联控制的地盘。结果直到1865年,安提塔姆仍然是南方联邦重镇之一。

  麦克莱伦也许不可能在安蒂特姆河摧毁北弗吉尼亚军队的(考虑到19世纪技术条件,军队是非常难以彻底消灭),但是他本可以使其遭受更严重的打击。他大大高估了李的队伍兵力规模,在明显的机会面前行动迟缓,和他的副指挥官护及下属指挥官通讯不畅。

  北方军队如果能够在安蒂特姆河战役中取得更大一点战果的话,波托马可军团在弗雷德里克斯堡就不会遭受重创,北方军在那里对严阵以待的南方军阵地发起了一场毫无意义的直接攻击。

  安蒂特姆河并不是一个彻底的失败,北弗吉尼亚军队受到打击,麦克莱伦迫使李逃离马里兰州。林肯总统经过此役后,感到有足够的信心,进而发布《解放奴隶宣言》,承诺解放反叛州的奴隶。

  但无论如何,安蒂特姆河战役都代表着北方军队错失了本可以一举擒获并摧毁北弗吉尼亚的军队良机,这次在战役的结果是,北佛吉尼亚军队此后一直作为南部邦联主力之一,直到1865年。否则,南北战争会提前三年结束。

  1941年12月11日,德国和意大利对美国宣战。德国对日本的条约义务并没有规定如果日本发动进攻,德国必须采取行动。但是,德国竟然决定正式开战。之前,德国就与美国在大西洋上有过非正式交火。历史上,此举一直被认为是希特勒的一个重大错误。不过,当时它给了德国潜艇狂轰美国沿海航船的好机会,击沉大量美国运输舰船。

  在1942年的前六个月,由德国海军上将卡尔·邓尼茨率领的潜艇部队部署到美国东海岸的沿海地区。在珍珠港事件之前德国人保持克制,主要为了避免美军直接参战。

  虽然这个战略最终以日本偷袭珍珠港为终结。但在此之前德国潜艇取得着巨大的成功,美国陆军、空军和海军甚至是美国民防当局都未对防御潜艇做好充分准备。沿海城市仍然灯火通明,使潜艇指挥官更容易选择目标。担心缺乏护送(以及对美国商界的愤怒),美国海军拒绝为沿海航运船只组织舰队。美国海军和美国空军争斗多年,却一直没有为打击潜艇准备好必要合作规程。

  结果是毁灭性的。盟军的船队损失比前一年增加了一倍,在1942年仍然很高。德国的成功令英国担心至极,他们很快就向美国派遣顾问来帮助开发协同反潜条令。

  反潜战过去是(现在也是)非常复杂,需要大量的协调和经验才能正确完成。美国既没有在战争之前努力研究过这个问题,也没有花时间向英国学习。然而,美国海军吃一堑长一智,终于形成非常有效的反潜部队,并部署自己的潜艇且取得了对日本人的极佳战果。

  在成功保卫釜山和取得仁川登陆惊人胜利之后,美军在韩国军队的支持下,深入挺进朝鲜,力图摧毁平壤政权并使整个半岛处于韩国全面控制下。看到中国革命成功之后,美国认为这是一次遏制扩散的契机,并趁机打击,但这是一场行动和战略上的彻底失败。

  随着美军兵分两路(相互无法支援)靠近中国边境,中国军队早就集结在朝鲜北部山区。北京的外交警告越来越严厉,但美国上下被刚刚取得的仁川胜仗冲昏了头脑,没有几个人对这些警告引起重视。

  中国贫穷,而且军事上也不够强大,且苏联早已表示对直接干预没有半点兴趣。当1950年11月中国军队开始反攻时,以中美双方巨大生命代价,最终击退了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可以说中国人民解放军完全击溃了“联合国军”。

  这场失败有许多原因,麦克阿瑟将军积极采取决定性的进攻,因为他在国会有很多支持者。杜鲁门在灾难变得明显之前并没有对麦克阿瑟过多干涉。美国的情报部门也缺乏对中国目的和中国军对战斗力的认知。导致最后中美双方都不能在三八线获得多大的胜利,最终还贻害中美关系多年。

  2003年5月23日,保罗·布雷默(时任美派驻伊拉克最高行政长官)命令伊拉克军队解散。我们不需要事后诸葛亮,但该决定显然十分愚蠢。当然也将全部可能从事行动的人都从部队中铲除了,但是一时间,将整个伊拉克部队,包括具有较好传统和精神的部队,全部推到了美国的对立面。

  不难看清作出这个决定的逻辑--伊拉克军队深深卷入了统治该国数十年之久的复兴社会党的权力结构,许多军官犯有战争罪,军官严重倾向于逊尼派,很少什叶派和库尔德人担任军官要职。而且在美国看来,伊拉克军队在近代历史上表现极差。

  但是,很多伊拉克人并不这么看待这支军队,对多数伊拉克人来说,伊拉克皇家军队在上个世纪20年代就存在了,虽然那时候伊拉克还是英国保护国。

  虽然1941年这支部队起义,但是英国人却做出明智的决定,没有解散这支队伍,这样可以维持伊拉克的秩序。

  1948年在以色列独立战争期间,这支部队参加了打击以色列的战争,它还参加了1967年的战争,虽然时间不长。20世纪80年代,它对伊朗发动了八年的斗争。

  这支部队对伊拉克的影响是复杂的,对许多伊拉克人来说,在这支部队里服役(特别是攻打过伊朗)一直是个人和民族自豪感的源泉。美国这么做相当于删除了八十年的历史。

  很难说重建伊拉克军队会产生不同结果,但想不到它会比现在更糟的情形。在没有得到美国军队直接支持的情况下,重建的伊拉克军队在执行最基本的军事任务都连连失利。

  因此在伊拉克社会广泛领域仍然不受欢迎,其与轻装的伊西斯战士的作战表现成为该地区的笑柄。

  美国战略评论家所挑选的这五大军事失败,也许与中国人认识到的美军军事失败有着重大区别,但对朝鲜战场失败的认识是有共识的。

  作为外交专业的副教授,罗伯特·法利的观点有其专业性,但由于资料获取的渠道限制,以及美国媒体的宣传口径,令其眼光和判断也有其局限性。正如他自己在文中表示的一样,他未能从政治上来判断这些战争,当然更没有从道德上来判断这些战争。

  然而,一场战争永远离不开道德的判断,从他的出发点,他就永远理解不了美国高层的军事战略出发点在哪里。伊拉克战争归根究底就是一场石油美元的战争,与是否维持伊拉克国家秩序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他又意识不到,美国的高层要的就是一个不安的中东,一个安定祥和百姓安居乐业的中东,成了全球能源消耗巨大的发达国家的完美油库,那对于美国来说,这种价值,太原始了。

  美国需要的是石油中东的金融高附加值,成为美国加息降息剪羊毛经济生态圈的重要一环,所以,中东不能有秩序,要根据美国的节奏乱或者相对不乱。

  至于朝鲜战争,作者也只能认识到,美军之所以在朝战中彻底失败,是因为情报部门对中国目的和中国军队实力的认知不到位,看来,这位副教授需要多学些中国文化,然后他就应该明白中国人所说的唇亡齿寒是什么意思,他就会明白为什么一群扛着小米加步枪的中国人敢跟飞机大炮的美国打一场世纪大战。今天,那支扛着小米步枪的部队,已经在高精尖武器装备上迎头赶上!

  所以这样的文章,笔者不明白具有美国军方背景的《国家利益》网站居然会应“读者要求”第二次将其发表,而且让作者做了适当的更正,目的就是为了说明这些浅显的作战和战略决策?如果要说从失败的战争中吸取教训,罗伯特·法利,教训还吸取得不够!

  他应该做的,是让美国人民知道,打着民主和人权的幌子,遮掩美国影子政府唯利是图的本性,才是美国军事上失败的真正原因!也是美国越来越不得人心的真实所在!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