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rss
当前位置:首页 > 现当代小说 > 通俗畅销 >

与郭敬明谈《天鹅·光源》

发布时间:2017-12-16 21:05 所属栏目: 通俗畅销 来源于:未知 点击数:

  近日,长江文艺出版社推出恒殊后“暮光时代”代表作品《天鹅·光源》,此书受到了国内暮光迷的追捧。2008年小说《暮光之城》及之后同名电影的上映,让国内的读者对西方世界里著名的魔怪小说有了最为感性直观的认知。

  早期的魔怪小说诞生于十九世纪这个浪漫主义最盛行的年代,直到当代的魔怪小说,即使糅入了很多现代与后现代元素,但植根于血液里的浪漫主义情结依旧。恒殊的小说就是这样,她笔下的人物都是充满激情的。

  《天鹅·光源》讲述了迷恋魔怪的中国女孩奥黛尔到伦敦留学,在日渐习惯了她新生活、新室友的同时,她遇到了神秘的陌生人,魔鬼洛特巴尔和D伯爵。奥黛尔对D伯爵一见钟情,陷入了对D的迷恋和与魔鬼洛特巴尔的情感纠葛之中。就在奥黛尔心烦意乱外出散心的时候,意外地收到了好友薇拉的短信,邀请她去布朗城堡见面。在城堡中,奥黛尔竟与D伯爵再度重逢……失踪多时的好友为何会在传说中有魔怪的神秘城堡现身?D伯爵和薇拉又是什么关系?阴谋、背叛、命运、轮回,古老的魔法,神秘的力量,都成为该小说吸引年轻读者的杀手锏。

  恒殊是郭敬明目前看好的又一位有着留学的背景,文字功底扎实的优秀作者,郭敬明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盛赞这部小说。

  王:2011年,娜塔丽·波特曼凭借《黑天鹅》斩获奥斯卡和金球奖双料影后,柴可夫斯基的代表作《天鹅湖》重新聚焦了全球古典艺术爱好者的目光。恒殊创作的《天鹅·光源》三部曲是以《天鹅湖》原作为蓝本、以原着人物为引线,带领读者重温正统原味的经典之作。

  郭:恒殊的野心不仅只是在于重述这个美丽的故事,在《天鹅·光源》系列里,恒殊笔下的人物挣脱了原有的矛盾枷锁,作者重新赋予了他们新的年代、新的城市背景、新的故事与命运,用颠覆传统的突破和反戏剧的解读,让小说呈现出意外惊艳的美感。这种美感是大胆而叛逆的,同时又是保守而古典的。

  王:你是如何发现这部小说的,在出版物铺天盖地来不及阅读的今天,我觉得阅读某部作品,最后发现它的魅力,真的是一种巧合或者说是缘分。

  郭:没错,因为,最初王浣介绍恒殊给我的时候,我并未对她的小说产生多大的兴趣。我不认为一个中国人能够写好属于外来的魔怪文化。就像没有人相信一个外国人能够写出好的 《聊斋》故事或者武侠小说一样。事实证明,我错了。在一次飞往北京的航班上,我翻出笔记本里的《天鹅》系列的第一部《光源》,抱着“看看打发时间”的心态开始了阅读。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王:在阅读《天鹅·光源》的时候,读者很明显得感到一种“翻译腔”,你欣赏这种“翻译腔”吗?

  郭:在阅读完《天鹅》之后,我也发现了这种“翻译腔”,我觉得这种风格的文字是最适合《天鹅·光源》这个故事的文风。正是恒殊的这种原汁原味的翻译腔,使得整部小说让人信服,让人足以沉浸到她的小说世界里而不至于 “出戏”。

  王:从你对这部小说语言的肯定中,可以看出你对恒殊的语言风格特别偏爱。

  郭:从文字质感上来说,恒殊的文字里有一种独一无二的魅力。恒殊毕业于伦敦传媒学院,旅居英国八年,作为一个生活、工作在英国的中国人,中文是她的母语,她的小说里天生就有中文的细腻与瑰丽、奇妙与隽永;但同时,多年的旅居生涯又让她的文字里充满了欧洲文学复古典雅的韵味,而且她狂热地爱好哥特文化,她的文字与审美里都弥漫着哥特式的,神秘阴霾却又瑰丽堂皇的质感。后来当恒殊签约到我们公司,我们开始整理她的个人资料时,才发现,她竟然是国内好多本畅销书的翻译者。我也恍然大悟她文字里那种“翻译腔”到底从何而来。

  王:除了小说的语言之外,《天鹅·光源》的情节设计如何,情节设计可以说是这类小说成功与否的关键。

  郭:《天鹅·光源》的情节设计,整部小说弥漫着让读者们怦然心动的爱情,无数浪漫的描写在死亡阴影的笼罩下,更呈现出一种哥特式的独有美感,这种危险的美让人异常着迷。除去这些浪漫的桥段,小说在情节伏笔设计、悬念营造上,都格外精彩,其中某些恐怖段落的氛围真是让人难以呼吸。在恒殊看起来波澜不惊的平稳叙述下,无处不在的细节暗示和陡然袭来的真相交错冲击读者,实在是一种顶级的阅读享受。

  王:走进《天鹅·光源》的幽暗深处,小说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郭:《天鹅·光源》中我最喜欢的魔鬼与D伯爵身上的那种黑色幽默和文章里不断闪现的高级笑料,实在是非常聪明,这些让人会心一笑或者哭笑不得的对话和细节、反讽和暗示,让我想到这个作者是写专栏出身的杂文家。

  王:看来你很享受整个作品给你带来的氛围,语言、文化、情节、对话和幽默……

  郭:《天鹅·光源》的精彩不单单在于魔怪的独特文化,也不单单在于情节的诡谲蹊跷,或者文笔的流畅优美、华丽古典,抑或是穿插其间的灵光妙想、黑色幽默。 《天鹅·光源》的精彩,是立体的,是完整的,是不可分割的。
 

(编辑:moyuzhai)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