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rss
当前位置:首页 > 现当代小说 > 主旋律 >

揭秘陈奕迅新专辑《The Key》的通关密码

发布时间:2018-01-17 15:29 所属栏目: 主旋律 来源于:未知 点击数:

  作为陈奕迅1996年首张专辑中的旧作,历久常新的《时代曲》至今仍为不少乐迷津津乐道,早前郑俊弘也是靠着这首歌在TVB选秀节目《星梦传奇》中一鸣惊人。黄伟文当年为陈奕迅写下的绝妙歌词“好想唱一阙歌,见证日子怎过”,正好揭示了Eason从一而终的音乐宗旨:以音乐体察世情,道尽弦外之意。乐评人公元1874说,《时代曲》是“冥冥中属于陈奕迅的时代之歌”,毕竟,“哪个时势能没有歌”?玩过无数的音乐花样,陈奕迅在《TheKey》中回归基本步,以不紧不慢的态度唱出今时今日的社会百态,每首歌就像一把通往当下的“钥匙”———有什么样的时代,陈奕迅就唱什么样的“时代曲”。

  《TheKey》的唱片封面并没使用陈奕迅的“大头相”,反而找来LMF成员梁伟庭(Prodip)绘制封面插画,以表达Eason对生命的态度与看法。陈奕迅在商台采访中坦言,之所以将专辑命名为《TheKey》,正是因为梁伟庭的一幅同名画作:“我买了阿庭的《TheKey》这幅画,同时也买了画的名字,所以叫他给我算便宜一点,哈哈!”

  接受南都记者访问时,梁伟庭讲述了绘制《TheKey》封面的灵感:“有两个外星人来到地球,坐在两棵被砍掉的树桩上,看到地球人正在破坏自己居住的生态环境。中间那颗叫‘梅尔卡巴’的星星就是‘TheKey’,是人体能量的一个标志,同时也代表着地球人应该追求的一种正能量。外星人早已知道该怎样去运用这种能量,而我们则还在追寻‘如何活得更好’、‘如何过得开心一点’的答案。”

  与Eason认识了十几年的梁伟庭,早于LMF成立之初便结下不解之缘:“Eason有时会到我们的Band房打游戏机,我还记得他第一次上来的时候的装束,帽子、拖鞋、短裤,非常随意。有时晚上下班后,Eason也会经常上来跟我们打碟、吃东西,他每次到访都会给我们买夜宵的。”与Eason早有渊源,这次的合作自是水到渠成。一直关注外星人、UFO话题的梁伟庭,经常把这种痴迷投射在自己的创作中,有一次Eason到访梁家,正好看到他在画《TheKey》的初稿。据梁伟庭忆述,Eason非常留意这幅画的画法,第一时间就想买下:“当时《TheKey》这幅画里只有两个外星人坐在那儿,Eason说‘阿庭,我好喜欢这幅画,我要买’,但我告诉他‘还不行,画没画完’。如果没有中间这颗星星的话,整幅画都是‘未完成’的。所以最后我将画命名为《TheKey》,这颗星星既是关键,也是理解整幅画的一把‘钥匙’。”

  封面上虽然没有陈奕迅的照片,但Eason笑言,大家可以把那两个外星人看作是他:“我见证了这幅画的整个诞生过程,非常过瘾!阿庭说‘TheKeyforsomething(钥匙代表着某些意思)’,整个计划很随心,这个图案就像一把钥匙。”对于在封面及内页全程“隐身”、以插画取代宣传照的做法,陈奕迅相当得意:“我们歌手的脸几乎整天都能看到,有些时候也可以适当地藏起来。之前《…3mm》、《?》、《不想放手》几张专辑的封面也没有我,但内页还是有我的照片。这次《TheKey》是新的尝试,封面、内页都没有一张照片,以前也有过类似的要求,但无法达成,没有所谓,现在终于可以了。”

  梁伟庭表示,设计封套时也有与环球唱片的工作人员作交流,双方都认为,香港也许只有Eason能“担此大任”:“在香港乐坛,也许没有另一个歌手能这样做了。即使是我之前帮王菀之画唱片封面,还是需要在内页加几张歌手本人的照片的,而这次《TheKey》连内页也没有放Eason自己的照片。这次的自由度很大,我在艺术方面作了许多尝试。Eason还跟我说:”只要是阿庭你想做的东西,就没有做不到的,全部都可以实现!“

  插画家梁伟庭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说,“Eason很忙,我们很少坐下来讨论。有一天我打电话给他:”既然你的专辑叫《TheKey》,那我就给每一首歌都画一个Key好了!‘在录音室听完8首歌后,回家后我画了8个符号,来分别代表这8首歌。我希望歌词能做成一张海报,正面是8个符号,背面则是歌词。我不会解释这8个符号分别代表了什么,看画其实是需要靠自己去理解的,这样感受才是自己的,每个人看完画后产生的第一感觉都不一样。即使这8个符号看起来有点抽象,我想有心人应该还是能理解的,你要我来解释,我还不知道该怎么说呢!所以我认为,跟着感觉走就对了。至于封面的那幅点题之作,因为要迁就CD的大小尺寸,我就再多加了一张全尺寸的海报在专辑中,让整个概念更完整。“

  顾名思义,《主旋律》指的是一首歌的主要结构部分,同时也可延伸解作主流的思想态度。在Eason的演绎下,《主旋律》营造出气势澎湃的时代感。尽管作曲人C.Y.Kong、Lesley的曲式结构紧密,但也难不倒身经百战的Eason.

  Eason自评:《主旋律》即是“TheMainTheme”,这首歌借情侣关系来讲人与人的相处之道,如何和谐地生活、如何经营一段关系,是永远也学不完的人生哲学。

  Eason自评:小克说的这些东西完全没涉及宗教,只是一个概念。录音时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直接唱,就像读书。我总是相信,三年前我唱是这样,四个月后唱又会不一样。即使我现在唱《时代曲》给你听,也跟当年不一样,有些东西不需要一下子明白得这么清楚,因为这首歌本身已很好听!里面的怪叫不是我故意录的,可能是唱完后自己的笑声被剪进去了。

  《斯德哥尔摩情人》的曲式走妖艳、迷离的风格,作为一首充满叛逆的“虐待情歌”,林夕希望传达“只有你情才有我愿,旁人难以评论”之意。

  Eason自评:夕爷在这张专辑里贡献了4首歌,这首歌讲的是心理学上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是人质爱上绑匪的故事。当大家立场对立时,居然可以由怜生爱、还挺凄美浪漫的!这方面的港产片很多,通常是任达华演“贼王”之类的男主角,一定还会有邱淑贞、林熙蕾演“富家女”。

  《富士山下》经典班底“泽日生(ChristopherChak)x林夕”再次相遇。

  Eason自评:《任我行》是专辑里第一首录音的,当时我想到了《少年Pi的奇幻漂流》,今年一月我也给自己放了一个星期的假,连酒店也没预订,完全不用照顾别人的感受,跟别人挤地铁、巴士,是这辈子第一次独自旅行,很值得记住。夕爷的歌词写得很好,“从开始忌讳空山无人,从何时开始怕遥望星尘”,心态是一个进程,不闯下不知道,到你长大以后,你就会想要有个伴。

  还记得《于心有愧》里男人愧对前度的深情告白吗?这次林若宁、EricKwok合作的《远在咫尺》,肯定能再次击中万千男人的感情弱点。

  Eason自评:通常都是身边的监制、唱片公司的朋友跟我说,陈奕迅要唱的是什么歌,比如《富士山下》、《陀飞轮》,但实际上我是不知道的。有人曾经担心,《ShallWeTall》这么Hit,你离开旧公司后要怎么再突破?我真的没想这些,做《夕阳无限好》也没有压力,《陀飞轮》也是很幸运的例子。其实不用特别去想,谁能料到一曲《浮夸》会令全中国、全世界的人都喜欢呢?所以这张专辑我只是单纯地唱歌、演绎,That‘All(这就够了)。

  《失忆蝴蝶》,就像张国荣《路过蜻蜓》的延续篇,从卑微的“路过心情”,演化为“只求一剎”的“蝶恋”。

  Eason自评:陈晓娟是一个“世外高人”,她写的歌都很好听,莫文蔚的《爱》就是她写的。《失忆蝴蝶》很简单、很漂亮,非常有华尔兹的感觉。这首歌还有一个笑话,有一句歌词是“不用沦为伴侣,别寻是惹非”,不知为何,录音时我老是把“别寻是惹非”唱成了“吴雨霏”,“寻”字很容易看成“吴”,“与非”也气死我了,然后监制就说,你很想念Kary吗?我很无语……

  《床头床尾》由Eason自己谱曲,歌词中的一句“徐徐入眠沉睡,徐徐入眠没眼泪”颇为幽默,不难令人联想起徐濠萦。

  Eason自评:其实专辑里有自己的歌,会很满足,还有自己的吉他Solo,很厉害的样子!以前自己写完《沙龙》还蛮开心的,但自己写歌会很慢,谢霆锋一写就能写10多首歌,所以我现在也在磨他写歌给我。不过霆锋说:“不要啦!写歌给你,很难的啊!”有多难呢?他是谢霆锋啊!哈哈,我想难度大概像是我跟他合作一部武打片吧,霆锋做元彪,我来做洪金宝。回到《床头床尾》这首歌,C.Y.Kong在编曲时找到了张学友《每天爱你多一些》的那种甜蜜feel.阿徐还没听过这首歌,我有跟她讲过,她就“哦”了一声。其实我自己对于这首歌也是很抽离的状态,不需要特地去说,我是用第三身的身份来唱的,你们听到什么就是什么吧!

  Eason这次首度尝试与乐坛新人JimmyFung合作,林夕的词亦写出新世代故事。

  Eason自评:我曾怀疑过《阿猫阿狗》这歌名,我问过夕爷会不会改歌名,他很坚定地说:“不会!”老实说,我自己对《阿牛》的歌名也是有偏见的,但夕爷也很坚持。其实我怀疑夕爷应该是美化了《阿猫阿狗》,本来应该是《阿猪阿狗》!这首歌不是我平时习惯唱的那种,还挺有挑战性的。这首歌题材比较像谢安琪的风格,主要讲的是社会,每颗“螺丝钉”都很重要。

  在众声喧哗的年代,谁都有话要说。何况是陈奕迅。或者,在流行对话的年代,喊出口号永远是认定自我存在的重要途径,创作人越来越想要抓紧每一个出口。

  如果从陈奕迅讲起,我们无从根据他来讨论香港流行音乐的制作模式。新专辑《TheKey》绝对不是按照眼下香港流行工业流水线的产品,它的方程式应该是一次回归,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强弩之末的刹那光辉。Alvinleong、C.Y.Kong、林夕这些资深的名字自然熟知传统配方,不过广东歌的制造方法早有变化。

  陈奕迅也是重要证人,这些年来随着金培达北上,将微博散入香港艺人之后,微博似乎成为了一个窗口。大批创作人时不时兴起游览一番,然后将所得寄情创作。并不知道是谁的妄想,陈奕迅被设定为两地桥梁。一面北上唱温情脉脉的情歌,一面南下念字字铿锵的宣言。有人问,为何专辑一面要用《主旋律》作主打歌,一面要附送《同舟之情》?说《同舟之情》主旋律,当然也可能是一厢情愿,但显然其一团和气的核心是与《主旋律》有所区别的。

  香港不是没有政治歌曲,这样的歌曲一早就有。上世纪80年代乐队横行时的暴戾疑问,流行歌手的身份疑虑,有不少歌词实实在在引起社会反响,不必一一例举。这些歌词并没有绑架什么意象,也没有依附什么流行,而是切实剖开现象,从情理分析娓娓道来,因为情感真实,逻辑可信,即便你什么幕后花絮都不知道,这些歌依然动听不已。《妈妈我没有做错》,《说不出的未来》、《皇后大道东》这些歌,谁也知道不是口水歌曲,偏偏动听得来比眼下任何冠军歌都顺畅。

  陈奕迅在新艺宝的音乐路,似乎在反复讨论内容和形式谁更先行,一路夹杂着“作词人的功能是否过于夸大”这样的疑问。TheKey像是一种回答,且先不谈细节的机理,专辑没有再处心积虑要从制作手法上寻找噱头,代之以情绪化的激励。这样的激励或许因为两位制作人的老到,听起来远远比某些“装酷”的时刻好听得多。《任我行》的词曲俱佳,像是再次找到谱写流行歌的密码,绝对不是过度的表现欲。林夕和制作人的稳定发挥,才让《TheKey》有了那么多动人的时刻。●Sean

  如果说上年的《……3mm》是陈奕迅一只赶潮玩世,畅玩人间的唱片,今年《TheKey》就是一只淡然出世,抽离脱俗的专辑。由一开始《主旋律》和《告别娑婆》里气势磅礡的电子乐和弦乐,到最后《床头床尾》和《阿猫阿狗》里简洁抒情的民谣吉他,《TheKey》明显有着一首比一首豁达,一首比一首踏实的结构性铺排。有如醍醐灌顶地看破红尘,再慢慢地达至五根清净,这种心态上的撤退由尝尽愁滋味的陈奕迅唱出来别具说服力。●独乐乐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