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rss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评论 > 古代小说 >

名医弃妃》主角凤轻尘与铁血王爷 古代言情小说

发布时间:2018-03-10 07:18 所属栏目: 古代小说 来源于:未知 点击数:

  简介:大婚当天,她在郊外醒来,衣衫褴褛,在众人的鄙夷下,一步一个血印踏入皇城……她是无父无母任人欺凌的孤女,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铁血王爷。她满身是伤,狼狈不堪。他遗世独立,风华无双。她卑微伏跪,他傲视天下。如此天差地别的两人,却阴差阳错地相遇……一件锦衣,遮她一身污圌秽,换她一世情深。21世纪天才女军医将身心托付,为这铁血王爷风华天下、舔刃饮血、倾尽一切,只求此生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却不想生死关头,他却挥剑斩断她的生路……医者:下医医病,中医医人,上医医国。神医凤轻尘,以医术救人治国平天下的传奇

  凤轻尘已经将所有,可能引起麻烦的物品,都塞回智能医圌疗包中。把需要的药与绷带放在蓝九卿的身边。

  发现蓝九卿的伤口,处理的极其完美,很是震圌惊,抬头看向凤轻尘:“你医术很高?”

  “还行,处理外伤比较拿手。”熬了一夜,凤轻尘的嗓子有点嘶哑,听上去低低沉沉,别有一番韵味。

  “你谦虚了。”苏文清此时已经相信凤轻尘的实力了,确定蓝九卿没事,便站了起来。

  与凤轻尘平视,才发现凤轻尘的眼眶下,有着淡淡的阴影,脸上也露圌出疲倦之色,心里隐隐有点心疼。

  不管怎么说,凤轻尘也只是一个普通女子,他居然又是威胁又是恐圌吓得,实在是很不君子。

  “你等会儿找几个人,把他抬到床圌上,尽量平移,别扯动他的伤口,伤口再次裂开,会很麻烦,麻沸散的药性散了后,伤口可能会有一些痛,这是正常情况。

  这几天尽量吃的清淡一些,今明两天伤口会有一些红肿,会有一些发烧的现象,那也是正常的。

  这里我准备五次用量的药,每隔三天给他的伤口换一次药,半个月后,伤口差不多就会愈合,到时候再找我把线剪掉。”

  “我知道了。”苏文清听得很认真,同时虚心的请教凤轻尘,换药的手法和需要注意的事项。

  不知为何,心里居然涌圌出一股酸涩,想要站起来,将那两人拉开,心一动,手指轻动。

  蓝九卿心中一喜,这个时候,他的理智也回笼了,没有惊动凤轻尘和苏文清,而是认真的听着凤轻尘与苏文清交谈。

  苏文清看凤轻尘疲倦的样子,也不忍心让她继续熬着,当下就将人送了出去,安排人将她安全送到凤府。

  将人送走后,苏文清再次折回密室,看到已经站起来的蓝九卿,没有半刻惊讶,只是一脸约欢喜。

  最好的御医,也没有办法这么快就将他的伤口处理好,并且行动起来,不会让伤口再次渗血。

  “别,别,别,九卿,凤轻尘说了,你这几天你不能乱动,最好静养,不然伤口裂开了就麻烦了。”

  “让我静养?如果我能静奍,我还需要找她吗?”蓝九卿冷嘲一声,在苏文清不赞同的神色下,淡定自若的将衣服整理好。

  “九卿,时间还早,你先在这我里休息一下吧,你这样我很担心。”苏文清转身叫住人,蓝九卿却只给他一个背影,朝他摆了摆手。

  蓝九卿自认是正人君子,所以他很淡定的坐在凤轻尘的屋顶上,等凤轻尘沐浴完,才离开。

  对于这个小插曲,凤轻尘是丝毫不知,累的像条圌狗的她,在将洗澡水倒掉后,倒床就睡了。

  着寝衣,翻身而下,赤着双足,拉开门:“周行,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不然我杀了你。”

  看着披头散发,红着双眼,如同女鬼的凤轻尘,周行反射性的捂住自己的脖子,后退两步:

  “叫姐,别忘了你是我表弟,不是凤府的下人。”凤轻尘有起床气,再加上昨天真晚上又累又惊,好不容易能睡,才刚刚入睡就被周行给叫醒了,这恼火的程度,可想而知。

  “姐……”如果是平时,周行肯定会犹豫,可今天被凤轻尘的怒火给震住了,很乖的配合着。

  “顺天圌府伊派来官差,说有事找你,十万火急的事情。”周行飞快的道,说话时特意看了一眼凤轻尘,证明他没有骗人。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凤轻尘不仅衣圌衫圌不圌整,还因为睡觉姿圌势不太好,衣领前襟扯开,露圌出了精致的锁骨。

  凤轻尘吓了一大跳,连忙低头,还以为自己春光外泄圌了呢,不就是露个脖子嘛。

  一提起顺天圌府伊凤轻尘想起,那个说着“我爹是顺天圌府伊”,被她踢得断圌子圌绝圌孙的严公子。

  混到这个鬼地方,随便得罪一个人,都是大人物,那些人想羞辱她羞辱她,想杀她就杀她,完全不用担心犯法的问题。

  凤轻尘的愤怒,周行半点也没有察觉,此时的他面红耳热,双眼闪烁,怎么也不敢看凤轻尘,只本能的摇头:“不,不,不知道。”

  不是周行不记事,实在是凤轻尘自定自若的样子,让人没办法把她和传闻中的“凤小圌姐”联圌系在一起。

  周行用圌力的点头,肯定自己的说法,而当他攀至人生巅峰,回顾过往时,他才明白,当初的评价实在太没有水准了,凤轻尘不是异类,而是一个妖孽。

  一大清遇到这样的事情,饶是凤轻尘再大胆,也不得不慎重,不过,看周行担心的样子,凤轻尘还是很好心的安慰:

  没办法,看这两个官差的样子,凤轻尘估摸圌着自己应该猜错了,要真是那什么严公子的老爹出手,这官差哪会这么客气。

  宇文将军大败南陵王朝,凯旋而归,今天搬师回朝,九皇叔率文武百官,来城门外迎接。

  这个时候要是出了乱子,可就是对功臣不敬,要是被那些文官参上一本,哪怕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也讨不了好。

  “没事。”东陵子洛挥了挥手,心中却暗想,他没病没痛的,不会是有人在骂他吧。

  就在东陵子洛想着这个可能性时,传令官来报,宇文将军的大军,离城门口还有二十里。

  凤轻尘从容的坐在主位上,拿起桌子的杯子就喝起来,丝毫不认为,被官差找上圌门是什么大事。

  周行暗暗点头,这女人的心理素质真好,明明担心那什么的顺天圌府伊找她麻烦,却一副处惊不变的样子。

  “不是说很急吗?什么事找我,说吧。”凤轻尘看两个官差半天不开口,主动道。

  两个官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年纪稍大的那一个犹豫了一下,起身:“凤小圌姐,小的这次前来,是请凤小圌姐帮忙的。”

  原来,今天一大早顺天圌府接到命圌案,谢家二房年仅两个月大的庶长子死了,凶手疑似二房正妻。

  谢家二房虽然没有什么权圌势,但谢家却是一个百年世家,说起来比建圌国不满百年的东陵王朝都悠久。

  这样的家族虽低调,但却是相当有权圌势,枝叶繁多,各行各业都有人脉,除了谢家外,东陵还有一个王家,也是百年世家。

  小妾一口咬定最后一个见孩子就是正妻,大夫也可以作证孩子是健康的,仵作也验圌尸的结果也是窒圌息而死。

  按理,这人证物证俱在了,可偏偏正妻不承认,怎么用圌刑都没用,一个柔圌弱的女子,被打的只剩一口气,却怎么也不肯画押认证。

  而二房正妻也不是什么没有背景的人,她是王家旁系,一出事她的丫鬟就去找了王家人来做主。

  顺天圌府伊一个头两个大,想要进宫禀报,却想到今天圌宇文将军回朝,这事要报上去,估计他刚带的乌纱帽就要掉了。

  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时,手下的人突然提起凤轻尘,并将那天在停尸房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于是乎,府伊大人像是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连忙让官差去请凤轻尘来帮忙。

  “五天前,前任顺天圌府伊是严大人,外放了。”官差隐约猜到了,连忙将凤轻尘想知道的说了出来。

  “哦……”凤轻尘点了点头,站起身,朝两位官差拱了拱手:“两位差大哥,事情我明白了,不过很抱歉,我帮不上忙,我并不是仵作。苏家二公子那事,纯粹是瞎毛撞上死耗子,两位差大哥,慢走,我不送了。”

  “凤小圌姐,这事恐怕有点麻烦,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得走一趟。”两官差一脸为难,很默契的站在大门口,挡住凤轻尘的去路。

  这案子怎么判都会得罪一方,府伊大人刚刚上圌任,他哪里有量得罪王谢二家的人呀!

  “怎么?我没能力帮上了忙,你们还非要我去?”凤轻尘特别咬重“没能力”三个字。

  “嘿嘿,凤小圌姐你怎么会没有能力呢,您的能力小的可是见识过,苏二公子可全靠你才启死回生的。凤小圌姐,不管如何,还是请您去一趟吧。”

  帮不帮得上忙是一回事,凤轻尘去那表个态,由她的嘴说出点什么,王、谢两家的怒火,自然就会转到凤轻尘头上。

  凤轻尘懒得和这两人虚以伪蛇,一拍桌子怒道:“你们当我是白圌痴吗?拿我当刀使,也得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这事别说是你们两个来请,就是你们卫大人亲临,我凤轻尘也不一定给面子。滚……别逼我动手杀了你们。”

  两个官差倒抽圌了口气,踉跄一步,险些跌了出去,好不容易平定下心神,正准备再次劝说时,身后却响起一个略带轻佻与戏谑的男声。

  “凤小圌姐好大的面子呀,卫大人亲临你也不给面子,那本公子亲临呢?这面子你给不给?”

  男子面如桃花却不显女生,身形修圌长俊圌逸非凡,举止潇洒,气质高雅,这人一定是大富大贵之家。

  联想到这事与王、谢两家有关,凤轻尘便试探着道:“不知阁下是王家少爷,还是谢家公子?”

  “你真不认识我?”桃花公子很震圌惊,好像凤轻尘不认识他,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凤轻尘沉思,仔细搜索着这个身圌体的记忆,很诚恳的摇了摇头:“不认识公子你很奇怪吗?”

  桃花公子还没有开口,门外又响起一清贵的男声:“哈哈哈,谢三郎,没想到这皇城之中,还有人不认识你。”

  凤轻尘抬头望去,只见一着白衣,袖口和衣摆处绣着兰花的公子,从容优雅的走了进来。

  两个如花的绝世美男同时出现,一般的女人估计会看得心花怒放,心跳加速,可惜……

  凤轻尘在见识了九皇叔,东陵九这种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的极品美男后,对这种人间级别的美男,还真是不放在眼里。

  果然,这王七郎没有半分客气,直接在主位坐下,然后以施恩的姿态,朝凤轻尘点了点头,以示赞许。

  “不知两位公子亲临,招待不周,还请见谅,粗茶浊水也不了两位公子的眼,轻尘就不勉强两位公子。”

  “不请自来,何以言客?再说,两位公子何其精贵,我凤府贫困潦倒,哪怕是公倾全府之力,也无力招待二位公子。”

  他们从来没有见,一个人能把贫穷说得如此理所应当,如此光圌明正大,如此理直气壮。

  “久闻凤小圌姐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想。”王七郎嘴角露圌出一个兴味的笑。

  果然是个有趣的人,难怪家里的妹妹们,一个个都讨论着这凤轻尘,幸亏他无聊,不然就错过个看好戏的机会了。

  “大名?我凤轻尘可没有什么好名声。”凤轻尘自嘲的一笑,坦然面对两人打量的眼神。

  谢三郎往桌上的手一顿,正想收回来时,却发现桌上有一杯茶,惯性下端了起来。

  “谢公子,那杯水是我刚刚喝了的。”凤轻尘连忙站了起来,伸手阻止,可来不及了。

  “你,你你……”谢三一脸胀圌红,“啪”的一声,将茶杯重重放在桌了,茶叶溅了一桌,怒吼道。

  “我怎么了?谢公子,这可不关我事,你不是我请来的,茶水也不是我奉上的。”凤轻尘立马撇清。

  “你怎么了?你居然让本公子喝你的口水。凤轻尘,你说这笔账,我们怎么算。”

  “亲你?凤轻尘你以为你是谁呀?一个婚前失贞的下圌贱女人,连给本公子提鞋都不配。”谢三气得真哆嗦。

  凤轻尘眼中闪过一抹黯然,不管直相如何,这两个词一辈子都会烙在她的身上,永远都洗涮不掉。

  他自认是个君子,轻易不会对女子出恶圌言,只是这凤轻尘,还真是有让人破功的本事。

  对女子出恶圌言,还是第一次,谢三颇有几分不自在,悄悄的看了一眼凤轻尘,心里有点儿小小的后悔。

  可骄傲如他,明知自己有错也不会承认,更何况他也不认为自己有错,只不过把话说得直白了一些。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理直气壮一般,谢三的声音再次提高:“凤轻尘,那什么的,现在本公子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卫大人说你有办法断王谢两家的案子,现在跟我去,你只要把这事处理好,本公子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不与你计较了。”

  凤轻尘朝谢三轻笑一声:“卫大人?他说我有办法,我就有办法了吗?我和他不熟。”

  医生,是一个神圣的职业,一个好的医生,不仅可以挽救你的生命,还能挽救一个家族,甚至一个国圌家的命运。

  “凤轻尘,你这是什么意思?连王谢二家的面子,你都敢不卖?”王七不满的皱眉。

  他和谢家老三同时来请,居然敢拒绝,这天下除了凤轻尘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别说一个凤轻尘,就是太子,碍于王谢二家实力,也不敢轻易的对他们二人说“不”。

  “不,七公子你误会了,轻尘哪里敢驳王谢二家的面子,是轻尘没那个能力。”凤轻尘连忙起身告罪。

  这年头的,有权有势的公子,真太太太嚣张了,这叫请她帮忙吗?这明明是逼她好不好。

  “没那个能力?连看都没有看,你怎知就知道自己没那个能力呢?凤轻尘,别再让我再说第三遍,跟我们走,不然的话,我派人押你去。”王七站了起来,以不容凤轻尘拒绝的语气道。

  谢三当然也不会再坐着,两人今天亲自上圌门,要是这凤轻尘不去,那他们两人的脸,可是丢干净了。

  王、谢二家,刚出一个主母谋杀庶长子的丑圌闻,再出上一个,被凤轻尘扫地出门的丑圌闻,这让百年世家的颜面往哪里摆。

  深深地吸了口气,凤轻尘知道,她没有退路,嘴皮轻扯:“两位公子盛情难却,轻尘却之不恭,如此还请两位公子带路。”

  “早就该如此了。”谢三路过凤轻尘身边,低声轻斥。“不是每个人,都有说不的权圌利。”

  凤府外,谢三与王七的马车在外面侯着,这两人出来,径直坐了上去,示意车夫走,完全没有邀请凤轻尘的意思。

  可这凤小圌姐,怎么说也是个娇嫡嫡的官家千金,虽然破落了,但王谢二位公子,这事做的还是太过分了。

  来这个世间这么久,除了上一次去官圌府外,她还没有怎么出门,借此看看这热闹的皇城也是好事。

  青石板路,木制阁楼,对于这两个官差来说,是熟到不能再熟悉的东西,可凤轻尘却看得津津有味,眼中不自觉就流露圌出欣赏与赞美。

  走在这古色古乡的路上,听着小贩的叫卖声,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凤轻尘心情的也越发的平静。

  当你为生活奔波时,就得承受生活带来的压力,这压力可以将你压得喘不过气,却不能将你的背脊压弯。

  一路慢悠悠的逛着,品味着古代普通老百圌姓的生活,当凤轻尘来到谢家时,谢三与王七留下来的影响,已全部消除了。

  两个官差上前表名身份,谢家的门房一脸守势,从上到下,细细打量一番后,才傲慢的开门。

  “你就是我家公子亲自去请的凤轻尘?也不怎么样吗。”留下一句与他身份不相符的话,门房完全不给凤轻尘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在前面带路,那步子迈的又急又快,丝毫不把凤轻尘放在眼里。

  宰相门房七品官,这谢家的门房,丝毫不比宰相家的门房差,就算明知凤轻尘受圌辱了,他们也得罪不起,只能请凤轻尘大度一些。

  “请请请,凤小圌姐请。”两个官差大大的松了口气,心中暗道:这凤小圌姐的气度实在是好,一般的男人都没有这个气度。

  这样的人物,加上有医术了得,日后的成就绝对是无法估量的,如果他们这个时候紧跟这凤小圌姐,日后也许会有大造化。

  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人毁我一粟,我夺人三斗,人欠我一尺,我讨人十丈。

  在她落魄时,拉她一把的人,她绝对会记在心上。在众人鄙夷她时,尊重她的人,她绝对不会忘。

  穿过前厅,来到天井处,弯过几道回廊,走过七个院子,他们还没有到达目的地。

  从凤家到谢家他们也只走了一刻钟,可是从谢家大门到二房的院子,他们足足走了两刻钟。

  《名医弃妃》完整版已经上线微信公众号:书荒吧,回书号:522,继续阅读。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