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rss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评论 > 外国小说 >

五部作品获年度最佳外国小说获奖作品都具有鲜

发布时间:2018-01-21 05:48 所属栏目: 外国小说 来源于:未知 点击数:

  深圳特区报讯 (驻京记者 陆云红)两位60后美女作家,一位黄头发,一位黑眼睛;一位刚出版长篇小说处女作,一位作品已被多个国家出版。12月12日,在有着60多年历史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前来领取“21世纪年度最佳外国小说奖”的德国作家安妮·格斯特许森与中国著名作家虹影展开一场颇为有趣的中西方对话。

  深圳特区报讯 (驻京记者 陆云红)两位60后美女作家,一位黄头发,一位黑眼睛;一位刚出版长篇小说处女作,一位作品已被多个国家出版。12月12日,在有着60多年历史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前来领取“21世纪年度最佳外国小说奖”的德国作家安妮·格斯特许森与中国著名作家虹影展开一场颇为有趣的中西方对话。

  安妮:这说起来是个很长的故事。这部小说中的3位女主角其实是我的三位姑祖母,她们都很长寿,一生中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当然在她们的生活中也经历了一些丑闻。当我偶然发现自己的家族档案中有一桩曾经在我们当地产生很大影响的离婚丑闻的记录时,它引发了我写作的冲动。当地的出版社对此也很感兴趣,于是我就写了这篇小说。

  虹影:这是我读到的一本特别好的德国小说。吸引我的主要是书中女人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大变动中迷失的情感与个人的选择。离婚官司是这本书的钥匙,书中关于两个男人的同性恋也写得特别好,通常女作家很难写好男人的生活。

  我的《饥饿的儿女》也是写家庭间、姐妹间关系的。两本书的相同之处在于,都是关于女人,都跟国家相关,同样是女人,不管任何国家和民族,她都是承受苦难最多的,我们做了同样的工作,让悲剧唱出歌儿来。

  安妮:两种身份并没有给我造成强烈的分裂感。记者也要写文章,只不过是报道真实发生的事情,发现事实真相。作家要把故事写得更令人激动,更好看,是把事件像缝手工一样缝在一起。写作是件非常美好的事,记者和作家两种身份并不冲突。

  安妮:我还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作家,写这本书好像有种神奇的力量在主宰,我常常感觉三位老太太坐在云端指点着我。作为一个播报早间新闻的出镜记者,我明白,这个故事不是写给我自己看的,我在写作时会考虑如何与读者进行心灵对话。

  写作的人要向读者传递一种信息,为什么要和大家分享这个故事,至于读者在书中分享到什么,这个自由属于读者。

  虹影:任何一个写书的人都不是为自己写的,拿出来发表就是让更多的人分享他的故事、思想、情感。

  虹影:关在屋子里一个人想是没用的,最好的方式就是旅行。因为旅途中往往任何可能都会发生,这些也许就能用在你的书里。或者听一首歌,看一场电影,总之要和外部世界发生联系。

  安妮:我只是刚写作的作家,不能做出什么评价。我从出版商那里了解到的情况是,家族小说受读者欢迎背后有两个隐藏的原因:一是现在家庭不再像以前那样三代同堂,读者有心理需要弄明白“我是哪里来的”,“我的家族有什么样的故事”,家族小说满足他们的这种愿望。二是像我的姑祖母这代人,经历了动荡的年代,经历了很多历史上的大事,现在这样的人年龄越来越大,很多人希望赶在她们彻底消失前把她们的经历记录下来,通过文学警示后代,让大家不要忘记曾经经历的苦难。

  虹影:我的女儿才六岁,最近读儿童书比较多,我爱看侦探书,读书特别快,坐一次飞机就看一本书,卡夫卡是我喜欢的作家。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