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rss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女性作家 >

书单 这六位女性旅行作家的作品值得一读

发布时间:2018-03-10 07:07 所属栏目: 女性作家 来源于:未知 点击数:

  当我们想到旅行作家时,提起的总是保罗·索鲁、杰克·凯鲁亚克等男性作家的名字。尽管在旅行文学史上,女性作家的数量少得可怜,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们就没有脍炙人口的作品流传。而她们的事迹,也可能要比大部分人的更为勇敢,更为惊心动魄。

  伊莎贝尔·埃贝哈特写在书里的这段话,仿佛就是她一生的写照。在27岁那年离奇地死于沙漠中的一场洪水之前,埃贝哈特已经把她短暂的生命活出了常人不能企及的厚度和宽度。这个在瑞士出生的女人,长大后移居阿尔及利亚并皈依了伊斯兰教,她把自己打扮成阿拉伯男人的模样,在北非旅行多年。这本书便记录了她在撒哈拉沙漠中的生活与探索。

  在旅行写作上,柏瑞尔·马卡姆的文笔让海明威也自叹不如。后者在读了她的《夜航西飞》后曾说:“她写得很好,精彩之极,以至于我为自己是个作家而感到羞愧。”

  赛马与飞行,这两个一向被认为是男性主宰的领域,却成了马卡姆毕生的挚爱。1930年十八岁时,她成了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一年后,她又开始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马卡姆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飞行,最后在加拿大迫降,费时21小时25分,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出版于1942年的《夜航西飞》是马卡姆的回忆录,她以简洁而动人的文字,记录了她在肯尼亚度过的童年,她与当地土著的情谊、以及她传奇的赛马和飞行生涯。

  作为二十世纪最杰出的战地女记者之一,玛莎·盖尔霍恩报道过西班牙内战、芬兰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战争、越南战争等八次世界上著名的战争。这本写于1979年的回忆录记载了她在那些战火纷飞之地的冒险生涯。

  盖尔霍恩的另一重身份是海明威的第三任妻子,他们相识于1936年的西班牙内战,相似的性格使他们走到了一起,然而也正是彼此性格中的强势与独立,使得他们的婚姻在持续了短短的5年后滑向了休止符。盖尔霍恩的这本书里并没有提到书名中的“另一个人”是谁,不过答案不言而喻——自西班牙内战开始,海明威便与她一同旅行了近十年,他们甚至结伴来过中国采访。

  在法国乃至整个西方的东方学界,大卫·妮尔的名字都可以称得上是如雷贯耳。这位法国女探险家不仅先后五次到西藏以及周边地区从事科学考察,写下海量日记、论著和资料,也是到访拉萨的第一位西方女性。大卫·妮尔如此热爱这片神秘的异域土地,甚至为自己取了一个“智灯”的法号。

  童年时的妮尔就与众不同,在别的小女孩学习如何社交如何装扮自己的时候,她就立下了赴远方考察的人生目标。1891年起,她开始了终生漂泊的旅行生活,先是在锡兰和印度学习佛教经典,之后数次前往西藏腹地旅行。《一个巴黎女子的拉萨历险记》是大卫·妮尔第五次西藏之行的游记,记录了她从云南经康区入藏的过程以及在藏区的种种见闻。

  玛丽·亨利埃塔·金斯利的故事有些像毛姆在《月亮与六便士》中的主人公,三十一岁前她在伦敦过着典型的维多利亚时代独身女性的生活,照料生病的亲戚,为弟弟料理家务,而在那之后,她突然对遥远的非洲产生了兴趣,数次往返。她人生的最后一次旅行也是在非洲,在那里她成了一名战地志愿护士,并最终因为伤寒死在了战场上。

  英国小说家吉卜林盛赞金斯利是他所知道的“最勇敢的女性”,在《西非之旅》中,你会发现这称赞并非过誉。在非洲,金斯利独自穿越峡谷和沼泽,拜访当地包括食人族在内的部落,在传教士、商人和当地土著之间斡旋,她也是第一位登上西非最高峰喀麦隆山的女性,当时她还穿着一件繁复的维多利亚式服装。这一切都被金斯利以幽默的笔触轻描淡写地写在了书里,也正是这一点使得她的格局更为不同凡响。

  爱尔兰女作家戴芙拉·墨菲喜爱那些偏远的目的地,她的旅行方式也很原始,不是徒步就是骑自行车。1974年冬天,墨菲带着她六岁的女儿,在印度发源之地巴尔蒂斯坦,展开了长达四个月的徒步旅行,这本书就是对这段经历的记录,也堪称史上最艰苦的亲子之旅。

  这是一段异常孤独的路途,母女俩一起走过喀喇昆仑山的险径断崖,穿过深不见底的印度河峡谷,遭遇了一连串的惊险与死亡威胁,从头至尾只有一匹老马与她们结伴而行。不过在墨菲幽默轻松的文字里,这些困难都被淡去了,唯有她们的勇气与机智,令人记忆尤深。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