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rss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女性作家 >

风雨谈》之“现代女作家书简”(图

发布时间:2018-08-14 08:12 所属栏目: 女性作家 来源于:未知 点击数:

  1984年1月20日唐弢先生复信严家炎:“上海与《古今》有同样影响的,至少还得提一个柳雨生(存仁)编的《风雨谈》。”还说:“过去洁癖太不好,没有搜藏这些材料,只能从记忆挖出这些,以供参考,不找书怕不行。”《风雨谈》在1964年还引出一个笑话,事由是,陈翔鹤主编的《文学研究集刊》第一册出版之后——“我们也因失察而至内部送书始被发现”。被发现的是:“发现其中吴世昌的《残本脂评的底本及其年代》中提及的‘柳存仁’(见《文学研究集刊》232页),又名‘柳雨生’,是大汉奸周佛海的部下,是个汉奸文人,日伪时期出席过东京和南京召开的大东亚会议;负责过汉奸刊物《疯雨昙》的主编,抗战胜利后逃往香港。根据以上情况,我们认为在文中提及‘柳存仁’,会产生不良政治影响,我们要求将《文学研究集刊》暂停发行。”如果不是手迹,我们会以为“疯雨昙”是手民之误,现在有陈翔鹤的亲笔在,一个笑料就成立了。

  《风雨谈》创刊于1943年4月,编辑者:风雨谈社,代表人:柳雨生。共出二十一期,前十六期为三十二开书型,后十七到二十一期改十六开本,薄得很,五期加一起只顶得上前期的一本厚。

  许多作家的文章最初刊在杂志之后,便没有机会结集成书留存世间,杂志消亡了,他的文章也随之消亡,这也是保存老期刊的另一意义。周作人的长子周丰一的文章,很少有人读到,朱鲁大《知堂散文有传人》文章第一回透露周丰一在香港《明报》上发表的《鱼话七篇》和《鱼言鱼语》,并钩沉出周丰一用笔名“伯上”在《风雨谈》上发表有文章《修铅笔》和《买水烟袋记》。

  《风雨谈》第十一期有“现代女作家书简”一束,这些女作家是丁玲、许广平、冰心、陈衡哲、苏雪林、陆小曼、王映霞、袁昌英、沉樱、冯沅君、凌叔华、谢冰莹、苏青。书简的台头一律隐去真名,代之以“××先生”,信中的人名和刊物名也多以“××”代之,落款的时间也只到月日(惟陈衡哲一通为“廿六,八,五”),连当时又红又得势的苏青的信也有许多的“××”。我搞不懂编者遮遮掩掩的意图,且作一点解谜的游戏。尚不查这些书简有否收入作家的集子。

  这些信的受信人很可能是上海的某编辑。我认为此人是陶亢德,陶在《风雨谈》第一期写《谈杂志》,讲到他“自民国二十年起到三十年为止,我所参与过的,共同发起的,主编的,手创的杂志,仔细算算已经十有四个。”想来陶手上留存的作家信札不少,可以从容地挑出“女作家”来。还有一个条件陶亢德也符合,《风雨谈》乃太平书局所出刊物,而在太平书局挂主职的正是陶亢德。

  冰心的信:“××先生;来信敬悉。关于作稿,岂明先生已催过两次了,只因牙疾,不能写作,抱歉之极。‘××特辑’很动人,颇想写他一写,题目一时不能定,因为我作稿,常常是后定题目的,在可能范围内拙稿总拟在五月中旬奉上不错。此请撰安!冰心拜五月一日。”等于是一道代数题,提供了“岂明”和“××特辑”两个已知数,不该难解的。

  王映霞的信:“××先生:久未唔,沪上战事,想××销路定受影响不少,颇以为虑。闻达夫云,七月中学(?)曾寄给××文稿一篇,如已刊登,稿费乞寄富阳,因杭寓处三四(?)重大目标之中,不得不全家暂移此间,较为安适,乡间消息阻隔,先生得此信后,有暇盼略告沪上实情,至以为祷。此请撰安。王映霞敬上九,七。”此信中“七月中学”似应为“七月中旬”;“因杭寓处三四重大目标之中”的“三四”不明白是笔误还是另有所指。

  沉樱的信:“××先生:前蒙惠函,适值回济小住,日前归来始得拜读,迟复,殊为抱歉。屡蒙贵刊索稿,无以应命,实觉惭愧。但近来天气太热,执笔困难,九月特大号实无稿奉上。原谅为幸。专此敬复,顺颂暑安。沉樱八月二日。”冯沅君的信:“××先生:手示敬悉。关于××九月号撰文事,沅拟将平时读书笔记整理奉上。题目是《元杂剧与宋明小说中的几种称谓》(约六七千字)。这自然是很浅薄的,聊以塞责而已。文稿在誊写中,容缓奉。侃如因母丧返里,一时恐将方命。敬祝健好。沅君六月廿四日。”这两信都提到了“××九月号”,不妨作为一个线索,排查一下陶亢德所编杂志即可。

  苏青的信最多线索:“××先生:‘××’承蒙如此帮忙,真使我感激得说不出话来,目前别无图报之法,只有赶写‘××××’。俾得在新年号连登二章或三章耳。以后只要能力所及,无不从命,只望足下能继续助‘××’发展耳。‘爱说话的人’本期当预告。望勿失约。×先生文章承慨赠,尤感激。当作第三期特稿,以资号召。……文稿抄好后当奉还,×××所损失之排版费,‘××’偿还,如何?我已起床,但行走乏力,再请假数日,至下月一日起来××办公,如何?乞转告××××先生,不要忘了。关于‘××’事,又有许多要向你‘顾问’了,见面时再说罢!苏青廿五日,又,沈××君有篇文章嘱转交,且待面奉罢。”

  我妄测几点如下:“××”承蒙如此帮忙——“××”应是苏青主编的杂志《天地》;只有赶写“××××”——“××××”应是苏青的小说《结婚十年》,当时在《风雨谈》连载;只望足下能继续助“××”发展耳——“××”仍是《天地》;×先生文章承慨赠,尤感激。当作第三期特稿,以资号召。……文稿抄好后当奉还,×××所损失之排版费,“××”偿还,如何?——×先生可能是周作人,也可能是陈公博,盖第三期《天地》第一篇是周作人文章《武者先生和我》,版式为古版的,然无“特稿”字样,倒是第二期有醒目的“特稿”,是陈公博的《改组派的史实》。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