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rss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写手大神 >

网络文学PK传统文学 看看“大神”级写手怎么说

发布时间:2018-01-14 14:44 所属栏目: 写手大神 来源于:未知 点击数:

  福建潜藏着近万名网络写手,伴随着这个群体的兴起,各方褒贬声音也是不断。网络文学如何改变网络写手的生活,他们如何解读网络文学作品,又是如何反驳“网络文学垃圾”一说?读者又是如何看待他们的?昨日记者采访了这个群体的几名佼佼者,试图还原一个网络写手的原生状态。

  来自泉州市南安的80后全职网络写手blue安琪儿,原名吴淑萍,在网上码了400万字,这数字对于传统作家有点不可思议,但对于网络写手来说,这仅仅是刚开始。与此同时,她在三年内出版了三部长篇小说,从腾讯原创网最受欢迎女作家之一,蜕变成一名实体出版与网络VIP小说收费相结合的女作家,并于2009年加入福建省作家协会。

  她爱生活,爱文学,崇尚古典美。作为一名全职的写手,她早上睡到自然醒,一醒就开始写字,中间做些体操运动,也出去给花草拍照、画画,平日接些插画作为副业。她说自己,爱幻想,会把所见所闻记录下来,或者画下来。会看科幻电影、儿童电影,从中寻找灵感。赶稿时,恨不得每天有25个小时,那时才会熬夜写作。

  此前,她的专业是建筑装潢设计,做过室内设计师和美术教师,2010年后,由于巨量约稿和VIP收费小说要求日更,读者是付费阅读的,必须对读者负责,所以不得不中断教师生涯,转型全职写手。

  她觉得网络改变了她的命运:“如果没有网络,也许我的人生会按照自己的方式走下去,绘画或者设计。”

  谈到这个群体,谈到自己,安琪儿说得最多一句话就是,我是一个挖地行走的人,为了理想,不管外界怎么看,始终有自己的理想和目标,就像愚公移山那样。

  记者:成为一名网络写手有门槛吗?人员结构如何?网络文学这个行业是个什么样的状态?有什么不足?

  blue安琪儿:门槛其实很低,只要会打字,只要有电脑,就可以直接把自己的作品呈现给世人看。一部好的作品不由学历高低决定,也不是特定身份才能创作。南安市的一位初中生就受邀加入了南安作协。写作并非要博士生才可以出精品。

  但是这行竞争相当激烈。比如像安以陌(江西知名网络作家)说的那样,一个网站都近百万作者,说得出名字的就那么几个,榜单也只能显示那么一点点。

  由于网络速度发展过快,这行还存在许多不足,法律上还很淡薄,写手的保障缺失,例如在VIP合同上,通常没有明确拖欠多久稿费是否要付违约金,所以常常拖欠,直到写手抗议。订阅和收入也缺乏第三方监管机制,版权权益难以保障,编辑推荐等人为因素影响行业公平。网络写手,没三金、没福利、没医保,福利和社会保障都缺失严重。

  记者:针对现在批判网络文学是文学垃圾、批判网络写手的存在,你有什么看法吗?

  blue安琪儿:我觉得他们并不了解真正的网络文学。他们只看到表面的浮华,却没看到背后汗水。为了写作,我经常跑图书馆,在深夜写作时,才发现脚趾磨出了血;也曾经在深夜带着胃痛写作,因为要交稿子,怕如果不写下来,灵感就会消逝。没有人能真正了解,更新VIP小说的写手,在深夜带病更新一万字VIP小说的心情。

  网络写手并不是只会在虚拟世界里缔造江湖,他们也是有想法,有深度的。这一切,只等读者和时间来检阅。

  并不是只有传统文学才能创造出精品,我的青春励志小说《校草爱上花》、《不良笑草》、《小巫女的绿野仙踪》在网上点击率都很高,也出版实体书。即将向台湾繁体版、越南海外版发展。而香港、台湾地区和新加坡、马来西亚的读者也一直写信支持鼓励我。可见,影响力还是很大的。这么多读者的选择,你能说它是糟粕吗。

  记者:你之所以向作协靠拢,是否说明网络文学最终要臣服于传统文学?你对自己的定位怎样?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是否有冲突?

  blue安琪儿:我是以写精品小说出版为主的作者。目前报纸关于网络文学和网络写手的报道都太表面化、轻视化、调侃化。但我认为,网络和传统是可以组合在一起的,两者只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一个纸质文字,一个电脑文字。

  网络上很火的VIP小说,基本都出版成简体实体书,而很多优秀的传统文学都在无线手机上收费阅读了,这是一个数字化传播通讯时代(纸质阅读——网络阅读——手机阅读……)。我申请加入作协,这是一种文学交融,并不是说什么妥协。文学气氛浓重的地方,可以进行学术交流,使自己更全面发展。

  人物名片:福建网络写手中,翔尘是非常典型的一个人物。原名李翔,80后写手,简繁体共出版过十几部作品,共计100多本,8年共码字1500万,平均一年接近200万字。作品《事务所》进行动漫改编,人物爱莎制作成BJD娃娃。本人被冠以多种头衔,出版大王、高产作家等等。目前为起点台湾、幻剑书盟、看书网、红袖添香、小说阅读网等网站的知名签约作家,在网络写手界,很少有像他这样在各网站都有作品的作者,而且在每个网站都是“大神级”人物。入行8年,他见证了网络文学混沌、光、暗、萌芽、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黑铁时代、伊甸园8个时代。

  卸去网络写手身份,翔尘自己还拥有一家文化公司,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写作4个小时。最近几天,刚升级当父亲的翔尘在采访过程中,时刻掩不住脸上的喜悦。

  翔尘2003年入行,当时正在念高三的他创作了一部作品《无奈花开》被报纸连载,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地走上了创作之路。现在在网络小说这块,他收入不菲,来源主要是简繁体出版、网站电子分成、手机阅读分成等。

  翔尘之观点:他认为,网络文学一向有着“快餐”和“草根”的味道,它的发展会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文学创作的道路上来,也会萌生更多的文学作品。网络文学整体呈良莠不齐的态势,但会从中大浪淘沙,脱颖出一些经典作品。

  人物名片:禾早,全职写手,起点女生网白金作者。其笔下的作品,以其言语的诙谐幽默,赢得了粉丝的拥护。已出版《胭脂大宋》、《江湖遍地卖装备》、《猫游记》、《宠宠欲动》、《红杏泄春光》。

  她对自己的介绍是:貌似温和,实则腹黑,喜欢看闲书,睡懒觉,日夜时常颠倒。经常幻想稀奇古怪的故事,做不切实际的白日梦,便附诸笔端,娱人娱己。

  禾早之观点:现在很多销畅书都是在网络上连载后,被认可才出书。是先经过读者,再到编辑筛选出来的。而不是先编辑,再读者,这种筛选更科学、更有分量。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好比一个是央视新闻、焦点访谈;一个是五花八门的娱乐节目、电视剧,如何不能并存?

  人物名片:70后,原为医生,弃医从文。2004年2月开始网络文学创作,主要写网游和仙侠小说,共有作品4部250万字在台湾出版。目前是飞库网培训主编,主要通过QQ群远程指导作者写作技巧,审核网站的上架作品,到目前为止培养和指导了不少新手。

  千幻冰云之观点:关于什么是网络写手,他有新的说法,获得认可的,才是网络写手,否则是网络文学爱好者,这和作家和文学爱好者的定义是一样的。网络时代,快节奏,高效率,海量信息,微博和网络文学都是其催生物,走红的原因也一样。

  大神定义:在网络文学领域上具有不可撼动地位,被粉丝尊称为大神,一般月收入万元以上的网络作家。

  网络小说潜入我们的生活中,变得无处不在,如此一来,是否宣告了另一个阅读时代的来临?是否表示网络文学会取代传统文学?二者是否有冲突?网络时代阅读习惯是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记者近日就此采访了中山大学中文系谢有顺教授。

  谢有顺,中国作家协会成员,在盛大、新浪举办的网络文学比赛担任过评委。在网络文学比赛评委的背后,谢有顺却是一名典型的传统作家,出版过《我们内心的冲突》、《活在真实中》等多本书。关于网络写手这个群体他有话说。首先谢有顺以他亲身经历讲述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以前我曾经很善意地劝过一个作家,因为他小说写得很好,后来老是写电视剧。我说写电视剧写多了,可能会把手写软,可能会影响小说的质量。他反驳的意见是,你是走理论研究的你知道,那请你告诉我九十年前小说是什么地位。九十年前,小说在中国是不登大雅之堂,是小记、是末流、是让你署都不敢署真实名字的东西,但是有广泛的影响。

  他说,九十年前的知识分子,如胡适他们重新塑造了小说这种文体的地位,并直接导致整个新文学格局的改变。那有没有可能今天的电视剧就是九十年前的小说,看起来是通俗的,是为正统的文人所漠视的。但它可能会对社会文学的发展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我不是很赞同他的观点,但我觉得他提供了一个思路。

  第二件事,好几个国内有名的文艺出版社社长,他们普遍都会有这么一个感慨,比如说一个名作家,他的书交给出版社。社长都要说,以前我起印至少是一百万册的,现在连5万册都不敢随便提。这两年,受网络文学的冲击,这对传统文学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显著。

  第三件事,盛大文学的朋友曾以很平淡的口吻告诉我,我们拥有240万个作者,每天诞生的作品是以千万字来计。他们在北京召开了网络作者大会,参加的人光“著名人士”就有几百个,当中我一个也不认识。印象深刻,就是他们都有一个特点就是笔名普遍是四个字的。

  以上三件事,令我深思,网络文学对传统文学的挑战前所未有,需要被正视,需要被我们这些落后的对传统文学抱有强烈感情的人正视。

  20世纪文学研究者公认,整个20世纪以来的文学,都只有一个主角,这主角的名字叫做内心。不断地向内心警戒,不断地向个体的深处挖掘,这是这一百年来小说写作的根本主题。

  为什么谈到这个背景,我觉得网络的出现,尤其是大量网络作者的出现,可能要改变甚至要颠覆这统治一百年小说的写作方式。小说可能不再是孤独的自我,面对墙壁的一种沉思,或者面对内心的一种警戒,可能回到了它诞生的源头,即有一定说话和说书者的现场。今天的现场在哪呢,就是在电脑的另一端。我认识非常多的网络写作者,他们非常清楚,同时也非常重视坐在另一端的他的读者。这样读者群的存在,难道不会影响这个写作者该如何进行他的故事,该如何安排人物的命运吗,我不相信,我认为这会深刻地改变写作。

  我在北京参加过一个网络文学十年研讨会,红袖添香的老总告诉我,光2009年他们发出去的稿费是1500万元。我听了很吃惊,跟坐在我旁边的人民文学主编李先生说,你们人民文学创办了以来60年,你们有没有发出过1500万元稿费。更重要的是这1500万元的稿费是网络作家们重新开创出来的,也就是说如果这一帮人不在红袖添香上写作,传统作家一个子儿也挣不到,并没有分传统作家的稿费,这个市场完全是他们开辟出来的。

  我想所有的这些东西,都在加速地改变写作者的心态,加速地改变我们对写作、对传统小说的理解。

  网络实际上只是阅读平台,只是个文字的载体,除此之外和文学没有两样,不能排斥网络文学。

  任何一个新的事物开始的时候都会有争议,所以需要更多的平台去整合,让传统作家和网络作家在同一个平台上切磋。

  传统作家对自己的作品没有被那么广泛的传播而感到困惑,接触网络写手才发现,原来是因为作品没有在网络上传播。

  在接触过程中发现,网络作家希望得到传统作家的指点,毕竟社会阅历比较浅,传统作家一些创作技巧还是值得去学习的。

  年轻人喜欢阅读穿越这类的文章,不是年轻人的错,但是我们应当给予引导和宽容。

  网络作家年龄小、社会阅历不足,现在在网上码字买房,但是随着时间变化,网络写手也会有改变,他们也渴望得到认可,这是个青春的过渡,不要把这个问题看得太重。

  应当鼓励传统作家和网络作家多交流,不要井水不犯河水。这是个互相整合、互相推动、互相关注的过程。

  但确实发现,现在年轻人喜欢在网络上看书,年纪大的人则还是钟爱纸质图书,这仅仅是习惯的不同而已。

  些网络文学,我省图书馆方面,在去年举办了约一年的书友会,几乎每周一次。现在也几乎每周都有一次座谈会或讲座,其实都是在引导年轻人多关注一些深奥的文学。

  网络文学从发展至今已经有十余年,每个成功的网络作家背后都有大批的读者支撑,正是大批的网民读者,才造就了一个个网络写手成名。那么这些读者他们是怎么说的?记者随机采访了几名读者。

  70后的郭先生,算是见证了网络文学的兴起。他表示,自己在闲暇之余也会在网络上阅读一些网络小说,发现网络小说比较轻松,代入感较强。但是读到中间,往往发现注水严重,啰嗦,甚至有些章节根本可有可无,这几乎是商业操作模式下的网络小说的诟病。不同于网络小说来说,传统的小说更注重于精华,每一句每一行都经过深思熟虑,层层过滤后才呈现给读者。相比之下,网络小说显得过于随意性。

  参加工作两年的80后小陈是一个“诛仙迷”,高中开始就接触到该书,在学业繁忙的生活中,《诛仙》无疑为生活添加了许多色彩。那个时候,他只要有时间就会在网上搜读这本小说,并一路追着读下来。他表示网络小说存在即合理,是网络时代的产物。

  大二的90后女生黄同学,她读网络小说的主要形式是借助手机,无论是吃饭还是睡觉前,都会捧着手机,通过付费方式阅读。她说,喜欢看穿越小说,喜欢故事里的男女主角在一个虚拟的时空里完成现实所无法完成的事。对于网络小说,她持欣赏态度。

  本报讯 为了解我省市民阅读习惯、方式和阅读图书种类,近日,记者从福建省图书馆获悉,2010年上半年福建省图书馆文学类图书共借了186405册,占中文图书借阅总量的40%。其中文学类借阅榜排行前十名的图书中,9本是网络小说。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