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rss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写手大神 >

在奋斗中寻找希望 “90后”成“大神”级网络作

发布时间:2018-01-17 15:33 所属栏目: 写手大神 来源于:未知 点击数:

  站在门口往里看,一个年轻人正在电脑前“噼里啪啦”,上身穿花短袖,下身着肥大的短裤,脚上一双人字拖透着些不羁,扭头的一刹那,圆乎乎的脸庞还透着些许稚嫩。记者眼前这人叫侯鹏,1992年生人,网名“拓跋小妖”,“大神”级网络作家,同时也是山西文学院第五届签约作家。

  虽是“90后”,侯鹏举手投足间却透着一丝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13岁丧父,考上大学后又检查出患有强直性脊柱炎,最痛苦时,除了大脑全身都不能动,就是这样一个年轻人,靠着对文学的热爱,从困境中重生了。

  一个从山西农村走出的孩子,究竟如何一步步奋斗成大神级网络作家?6月29日,侯鹏带着他的第一本简体小说《浪子燕青》回家,记者采访了他。

  侯鹏出生于朔州市平鲁区高石庄乡石湾村,这是一个世代以务农、发展养殖为主的村庄。侯鹏的父亲当过兵立过二等功,复员回乡后在运输队干过,日子一度是村里最殷实的。后来一次出车,因为意外,父亲的胳膊骨折了,又因用药不适引发旧疾,发展到后期竟卧床不起,家中的光景也每况愈下。

  家道中落,作为家里老小的侯鹏成了4个孩子中得到父亲陪伴最多的一个,“我爸在家养病,他喜欢看书,然后给我讲七侠五义、杨家将,还有隋唐演义,他能把里面的情节讲得特别生动,讲罗成和秦琼过招,我眼前就能浮现那个场景。”农村的环境虽然清苦,侯鹏却在父亲的启蒙下爱上了读书。小学期间,父亲的几本书已经被他翻烂。

  侯鹏13岁时,父亲因病离世。失去了内心依靠的寂寞少年在书籍中寻找慰藉,“当时我在右玉县上初中,看书最疯狂的时候,全县4家租书店的书几乎被我借遍了。”侯鹏读书比较驳杂,名著、武侠以及网络小说都涉猎,他从仅有的生活费里挤出钱来租书,“我一直喜欢高尔基的一句话,‘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在看书中,我获益很多。”

  辗转到洪洞读高中后,侯鹏的身体经常不舒服,连体育课上的跑步都难坚持,他索性把时间省下来看书,因为活学活用,他的作文经常被老师当范文读,侯鹏那时开始尝试写小说。他的短篇小说《泣血雾都》发给了湖北一家杂志社,拿到了人生第一笔稿费,“60块钱夹在一期刊物里寄给我,那个时候很激动。”

  在知识的海洋里,这个农村少年扫去了无知,开阔了眼界,也收获了自信,他深深体会到读书破万卷下笔才能有神。

  高考前一天上午,他参加完学校组织的班级拔河比赛,因为用力过猛全身都痛,从厕所到教室,仅200米的距离,他走了40多分钟都没走到,全身都是汗,班里一位男同学想扶他回教室,发现他根本抬不起脚。“当时我哥也在洪洞读书,我同学把他叫来了,然后背我去看病,那时还没有诊断出来,只说肌肉拉伤了,吃了一点药。”侯鹏说,成长的记忆里仿佛总伴着些病痛,能扛就扛,不轻易给家里增添负担。那一年,侯鹏考上了忻州师范学院。

  上了大学还不到半个学期,他的身体越来越弱,一到阴天下雨关节里就像火在烧,严重时持续低烧一个星期,经诊断侯鹏患了强直性脊柱炎,家里人商议后给他办了退学前往北京治病。“我母亲在村里种地,哥哥和二姐在读书,只有我大姐在北京打工。当时去北京治病,也是为了方便她照顾我。”侯鹏的大姐在北京一家公司售卖电脑,有空闲的时候,她鼓励侯鹏学习修电脑,掌握一门技术。后来由于治疗费用超过负荷,侯鹏和大姐又回到朔州。

  离开北京停了药以后,强直性脊柱炎在侯鹏的身体里彻底爆发,他陷入剧痛,仿佛每一秒钟都有无数根刺循环往复扎进他的肌肉里、骨头里、五脏六腑里,可能瘫痪的风险几乎摧毁了他的意志力。窗外已经花红柳绿,侯鹏躺在床上除了思维可以自由,没有一寸肌肉可以指挥,眼泪顺着脸颊流下都没有知觉,他甚至不敢在白天流泪,因为他连擦拭眼泪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都绝望了,也想过死,难过到极点的时候,我用霍金鼓励自己。”侯鹏反复思考,我该怎样活下去,母亲没了我该怎么活?我不是还能思考吗,我不是喜欢文学吗,我就用文学来走自己的人生!

  这段时间,家里人在朔州当地寻访到一位中医,为侯鹏针灸治疗,治疗伴随的是蜕皮。有一次,医生给侯鹏拔火罐,没想到把背上的干皮引燃了,几个人手忙脚乱灭火,侯鹏母亲看着小儿子吧嗒吧嗒掉眼泪,捂着嘴泣不成声。

  发病期间,侯鹏吸一口气都痛,不能躺只能坐。他后来调侃自己那时是“病中垂死惊坐起,谈笑风生又一年”。强直性脊柱炎的并发症之一是眼睛发炎,因为看电视比看书要省眼睛,侯鹏靠热播的抗日剧打发时间,加上身体好转,他开始创作自己的第一部长篇抗日小说《狼骑军》。小说写了100多万字,不经意间,他将自己对困境的挣扎投射到主人公的复仇中,只不过现实世界里,侯鹏的人生是与病魔战斗,小说世界里,主人公是与日寇战斗,连接这两个世界的是奋斗和战场。

  当侯鹏在南京博库文化的网站上连载小说时,他开始受到关注。那还是“90后”被冠以“脑残”的年月,为了减少外界质疑,这个农村少年隐瞒了自己的年龄,在作者出生资料一栏填上“1989年”。

  在他投入创作寻找自我时,家里传来不同的声音,“我姐说,一天写一万字,一个月才挣800块钱连看病都不够,写小说那么累还不如干保安。”带着病体写作,一天坐下来,侯鹏的身子常常僵着不能动,在家人的劝说下,侯鹏在学校门口摆起地摊卖玩具,这个羞怯的男孩常常坐一上午都张不开嘴吆喝一声,后来,大姐建议他出去找工作,而侯鹏则希望继续创作,他们爆发了激烈的争吵。侯鹏砸了所有的玩具,大姐扭头沉默,这时,母亲说话了:“回村里写吧,妈支持你,家里有地还养着羊,再不行妈能养活你。”

  从大姐家回到石湾村,侯鹏潜心投入创作,他的《九阴神医》在网站上的阅读量越来越高,“拓跋小妖”的笔名也被置顶,在线更新最热的时候,有十几万名网友同时在线阅读,还有不少人给侯鹏发私信,“书里那个治病的药方,能给我用吗?”

  原来,侯鹏在创作《九阴神医》时,加入了自己患病期间的真实感受,他也将病中阅读的《本草纲目》《伤寒杂病论》以及各种偏方融入小说里,侯鹏感谢中医让自己恢复健康,他对中医的敬畏与感恩流淌在作品中。

  这个阶段,侯鹏跟着卖了家当的母亲到包头打工,他在网络作家群里认识了女作家姝沐,他们相爱了,这个琴棋书画皆通的潮汕女孩来到侯鹏身边,红袖添香,一盏茶,一炷香,侯鹏在幸福中创作。此时,《九阴神医》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粉丝的关注,侯鹏的月收入也渐渐涨到了4500元、7500元……

  在网络作家的圈子里,写手们约定俗成地由水平高低被分为了“扑街”“小神”“中神”“大神”“高神”,知名网络作家唐家三少在2016年第十届作家榜之网络作家榜夺魁,个人版税收入为1.1亿元,他被奉为“至高神”。侯鹏写网络小说的7年间,完成了从扑街到大神的进阶,这7年,他创作了2000多万字,他的笔名“拓跋小妖”也有了一定的辨识度和含金量。

  当全国500多万名网络作家在“扑街”时,侯鹏已经能娶妻生子购车买房了,然而这条看似是捷径的道路充满了诸多艰难。网络小说必须市场化,这意味着创作要迎合粉丝,良莠不齐的作品充斥在各种网站里,写手们日写一万字还不能轻易停止更新,他们全部时间都与电脑为伴,不论成名与否都承担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侯鹏说:“我的作品里有1000万字是‘扑街’的,是为了迎合潮流创作的,但那些经历也让我成长,即便是现在,我每天还要写一万字,有一次我给父亲上坟停止了更新,结果被很多粉丝骂,有一个粉丝说,‘用不用我给你也上坟啊?

  侯鹏与记者交谈时,妻子姝沐一直在电脑前敲击键盘,这也是他们的常态,两人各自捧着笔记本电脑写小说,孩子都两岁了,这对小夫妻至今都没有时间去度蜜月。人生就像战场,对于侯鹏夫妇来说,网络就是他们的战场。玄幻小说里的主人公总能获得平常人真实生活中无法获得的神功、秘籍以及好运气,总能战胜他的对手和命运,但是真实生活里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得各种各样的帮助,侯鹏通过自己的勤奋和努力,一步步走在战胜自己命运的道路上。

  如今,侯鹏还在连载《功夫兵王》,作品中他融入了中国传统武术,专门邀请武术老师,每一招一式都在现场比划后才写进书里,连细节都如此认真。侯鹏对记者说:“网络小说背后的价值不只是小说本身,还可能会出售影视版权、游戏版权,好作品一定是经得起推敲的作品。”说这话时,侯鹏的眼神里满是坚定和认真。

  侯鹏,笔名拓跋小妖,山西省朔州市人,1992年出生。山西省作家协会山西文学院第五届签约作家,朔州市作协会员,掌阅文化APP都市专栏作家,代表作《狼骑军》《九阴神医》《功夫兵王》。2014年11月,出版了第一本简体小说《浪子燕青》。2016年7月3日,《功夫兵王》由台湾信昌出版社出版繁体版。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