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rss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中国作家 >

当西方专家分析中国时中国作家却歇斯底里骂中

发布时间:2018-01-10 15:25 所属栏目: 中国作家 来源于:未知 点击数:

  4日,英国《金融时报》同时刊登了两篇文章,一篇是西方著名经济专家写的,题目为《西方分裂与世界失序》,另一篇是中国作家写的,题目为《爱国者是如何生产出来的?》。看了这两篇文章后,感慨万千,有几句话不说如

  4日,英国《金融时报》同时刊登了两篇文章,一篇是西方著名经济专家写的,题目为《西方分裂与世界失序》,另一篇是中国作家写的,题目为《爱国者是如何生产出来的?》。看了这两篇文章后,感慨万千,有几句话不说如鲠在喉。

  《西方分裂与世界失序》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西方著名经济学家,剑桥大学圣体学院和牛津经济政策研究院(Oxonia)院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特邀评委,英国《金融时报》副总骗及首席评论员的马丁沃尔夫。

  他认为,现在世界“已经来到了西方主导的全球化经济时代和冷战后单极时刻地缘政治时代的终点。”“这个世界将经历美国打造的二战后自由秩序的瓦解,从而进入去全球化和冲突时代,还是走向一个合作复兴的时代。”

  他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富豪民粹主义”、美国联盟体系一贯的唯利是图态度,英国的脱欧,法国马克龙的遏制民粹主义和排外浪潮受到考验,德国大选和即将到来的意大利大选可能对整个欧洲的破坏性,以及普京治理下的俄罗斯形势和土耳其形势进行逐一分析,认为,现在的世界正面临着“西方分裂与世界失序”。

  然后他再对中国的形势进行了分析,他认为,中国的变化举世瞩目,国家正在中国的领导下快速崛起。

  他在文中写道:“全球合作又发生了什么?在这方面,我们也目睹了意义重大的变化。其中之一,是特朗普决定退出美国盟友们(尤其是日本)投入了大量精力打造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并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另一变化是特朗普政府决定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在对现在世界形势进行了详细分析之后,沃尔夫最后认为,西方的意识形态正在分裂、瓦解,以美国主导的时代已经结束。而作为新型国家的代表,中国已在管理世界经济、全球公域(特别是气候)和安全中已越来越重要,西方需要与中国合作。

  其实,沃尔夫不是第一次在世界公开谈论西方的价值观与“中国模式”问题。去年6月他就有过这方面的访谈。

  中国崛起而带来的“中国现象”及“中国模式”已让世界,特别是让西方不得不正视。从沃尔夫的文章中,人们看到了作为一个经济学家理智和正面的评价,值得世界思考。

  就在世界关注中国,西方专家理智分析中国现象,甚至有些国家打算借鉴“中国模式”时,中国自己的某些学者却在疯狂骂中国。《金融时报》刊登的《爱国者是如何生产出来的?》正是一篇骂中国的文章,而这篇文章的作者正是中国人。

  我有一个九岁小侄子,在北京某名校读三年级。年前,他突然问我:“你认为美国和中国哪个国家更强大?”

  孩子却直摇头:“不,是我们中国。老师说,美国只有几百年历史,而我们有五千年文明。我们古代有四大发明,现在有高铁和支付宝,他们什么都没有。”

  然后,作者对中国的教育进行猛烈的攻击。他认为中国这种爱国的比较教育对孩子是严重的伤害,让“原本天真、聪慧的孩子,仿佛被人按了快捷键一般长成了标准的爱国者导弹。”

  作者还拿其20多年前在工人出版社任职时,出版的一本书《中西五百年比较》后悔。他认为这本书当时获得官方和民间的好评是愚昧。

  因为“该书的意图是一方面,继承和发扬祖国传统文化中一切有利于现代化的优秀东西,坚决抛弃一切封建主义的糟粕;另一方面,应该吸收西方一切好的东西,同时摒弃资产阶级腐朽反动的东西,把中西双方一切好的东西结合起来,以我为主,创造出一种崭新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进步文明。”他认为这些是愚昧。

  该作者认为,中国这些是“企望用虚构的文字迷药支撑失败者虚弱的内心。”他甚至只认为,这些比中国晚清的认识“退了不止百步。”作者对晚清西方入侵中国时将基督教传入中国津津乐道。他在文中写道:“基督教信仰对文明创造与传承的巨大价值;他们已经意识到制度文明的决定性作用,渴盼自由、民主、平等、人权。”

  该文接着对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和中国历史课本进行恶劣的攻击和诋毁,写道“奉毛氏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指示为圭臬,以论代史,阉割、肢解、扭曲历史,随处可见其狭隘和偏见,因削足适履而失真失信,更谈不上什么趣味。”

  该文对中国教育中的爱国历史教育极端仇恨,但对于西方的传教却大加赞扬,认为中国的历史课本“歪曲传教士的活动,抹杀传教士在中国文明转型中的作用。”

  该文反感“祖国”“国家”之类的词语,对“没有国哪有家”、“身为某国人就应该感到自豪”等提法,更是嗤之以鼻;对爱国的“满腔热情”“国家需要”极尽嘲弄;把爱国者比喻为“喂养”的奴才,“精神障碍”等等。

  该文虽然在极为恶劣之处没有直接说出“中国”二字,但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来是在骂中国,它以一种讥讽嘲弄的手法表达了对中国的狠和对西方,特别是对基督的爱。

  这样一篇充满对中国仇恨的文章其作者“老愚”究竟是何方神圣?他为何要如此骂自己的国家?

  老愚(线年生人,毕业于复旦大学,曾在工人出版社、中华工商时报、南方周末、新浪网等单位任职,现为中文《金融时报》网及中新周刊专栏作家,被人称为散文作家和社会观察家。

  一个中国人为何对自己的国家如此仇恨?在看了他几篇文章,特别是在其推特上看到他发表和转发的推文后,就不难知道答案了。

  2015年,当央视著名节目主持人毕某因侮辱事件受到处理时,这个老愚写过一篇题为“毕XX的罪与罚”。文中他为毕喊冤叫屈,认为毕的言论是“在胸中压抑了多少年的有良知的人的真话”。不仅如此,他还在文中对中国体制进行了恶劣攻击,认为“中国距离一个正常国家的距离还非常遥远”。

  他在文中对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评价极为痛恨,写道“与中共以民主自由选举的幌子绑架了全体祖祖辈辈生息于斯的人民,企图让他们永远安于被奴役的状况,而异议者和反抗者仅仅要求自己所处的国度成为一个正常国家,每个人拥有自由信仰、自由生活的权利。”

  在他的推特中,充斥着大量的反中共反中国的内容,但对于西方却崇拜之至。同时,在境外一些反中国的媒体和“”、功媒体上都可以见到他的文章。

  老愚对比较很不感冒,但现在笔者非要比较一下不可,因为比较能看出真假,比较能见证好坏,比较可以显出高尚与低级。

  一个西方专家能用专业的眼光看待中国,期待中国更好,那是因为他的理智和良心使然;而一个中国的作家用竭嘶底里的疯狂诅骂自己的国家,期盼自己的国家同西方同色,那是因为他的脑残和昧良心所致。

  这是多么大差别,这是多么大的讽刺。真替与这样的中国作家为中国人感到脸红,感到羞耻!

精品推荐